z(关键词2 · 行业动态

无奈造就历史隐喻:2022年度“陕西金融最佳照片”

来源:开云手机版官方登录    发布时间:2023-10-16 06:25:22

  就象“万历十五年”一样,诸多看似平凡的细节,往往都如草蛇灰线般,在一个平凡时刻做出对未来的深刻预示。

  这张照片拍摄于2022年3月16日上午,斯瑞新材(688102)上市仪式。

  按照以往的惯例,这个仪式应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举行,那是一个人声鼎沸的大厅,很高,操作流程与超级大屏会给创始团队带来非常大的成就感,甚至到访者也能直接体会到长期资金市场的强大魅力,但在交易所拍摄的照片里,超级主角实际上的意思就是——“董事长一个人”!

  由于疫情,斯瑞新材董事长王文斌却无法在上海写下人生最精彩的一幕,也正因为疫情,他召集了一群“等量齐观”的朋友来到西安工厂,反而造就了难得的一次合影。在我的记忆中,从来就没7位上市公司大佬,一起出现在某次上市仪式中。

  在上图中,炬光科技(688167)董事长兼总经理刘兴胜、蓝晓科技(300487)总经理寇晓康、铂力特(688333)和华秦科技(688281)创始人折生阳、斯瑞新材(688102)董事长王文斌、康拓医疗(688314)董事长胡立人、莱特光电(688150)董事长王亚龙、铂力特(688333)董事长薛蕾依次出现。

  源于西北工业大学的有4位,折生阳(1955年,毕业于铸造工程专业的高级工程师)、薛蕾(1980年,材料成型及控制工程专业博士,副教授)、寇晓康(1967年,化学工程系硕士)及王亚龙(1971年,外贸专业)。西安交大的1位是王文斌(1968年,金属材料及热处理专业),陕西师范大学1位是刘兴胜(1973年,物理系毕业),稍显不同的是胡立人(1971年),他毕业于延安大学临床医学专业。

  我们曾特意报道过刘兴胜,或许就是一个极好的案例。在一文中我们曾纪录如下:

  刘兴胜是陕西绥德人,典型的农家子弟。他曾在朋友圈写过关于父亲的如下内容:老父亲一辈子做过两个职业:军人和农民!两个职业业绩考核都是优秀,KPI几乎满分!父亲59年入伍,61年入党,65年退伍。退伍回来后有过进入“公门”的机会,但是由于不识字(不是没文化)选择了回村务农。老父亲也当过“官”,当村支书9年,村长12年。

  这样的家族背景,刘兴胜第一次到西安是因为考上了陕西师大物理系,第一次到北京是因为考上了北大凝聚态物理学硕士,第一次出国是考上了美国弗吉尼亚理工的电子封装专业博士!

  我们猜测,这种“底层感”与“艰难感”是上述7个聚首的真正原因。因为王文斌在上市仪式当天也曾感慨:

  27年前,斯瑞新材诞生于一所大学实验室,我们租赁西安理工大学铸造实验室做了三年的研发、中试,然后搬入鱼化地区建设工厂进行产业化。

  如果仅是7人共通的草根情结,根本不足以支撑“2022年度陕西金融新闻照片”,我们最终选择此图的真正意味是——这批人正在“改变陕西企业家生态”,“革新陕西实体经济”,“引导陕西创业热情”。

  早在2017年,我们就刊文,提出了陕西企业断层的问题。在2022年,我们又刊文,向读者展示了新迹象的到来。

  曾经60后居多的第一代企业家,基于“短缺经济”的时代背景,多是从事地产、能源、商贸等产业,某些特定的程度上对公权力都有依赖,也有相对的投机主义,也就是猎人思维。但这批70后甚至80后,又脱胎于“过剩经济”的时代背景,基本都走了技术驱动,纯粹的市场导向,更多的是农夫思维。

  如王亚龙,2010年创办莱特光电起即“迷恋技术驱动”,通过自研打破发光功能材料依赖日韩的现状,成为巨头京东方(000725)发光功能材料中唯一的国内供应商。

  如薛蕾担任董事长的铂力特,2001年就申请了中国首批关于激光立体成形技术的源头创新专利,还在2007年研制并出售了国内第一台大型金属3D打印机商用化设备。

  不难看出,他们这些人干的事,“基本都围绕着实验室与市场,多数情况下不用找政府”,这就是我们大家都认为最大的变化。

  除了对这些“大老板”的研究,我们的另一个关切点是,正在改变更多的年轻人。

  在一文中,我们得知铂力特首笔股权激励的每股盈利几达10倍!在“9名高管及核心技术人员”中平均岁数为不足37岁,在“83名其他激励对象”中,最年轻的只有24岁!(1997年生人)

  这种行为自然是“主观为自己”,但“客观为他人”的规律性结果则让我们正真看到了“新财富观”。在“短缺时代”下的老一代企业家,“资源为王”势必导致“老板作用无限放大”,其财富效应必然汇于一身。而在“过剩时代”下的新一代企业,“技术为王”势必推动“老板作用持续弱化”,其财富扩散效应必然出现。

  而我更愿意审视“美国仙童半导体”,在“八叛将”的刺激下先后分裂出31 家公司,英特尔、AMD、赛灵思、Altera、巨积公司、美国国家半导体均在此列。乔布斯曾喻:“仙童半导体就象个成熟了的蒲公英,你一吹它,这种创业精神的种子就随风四处飘扬了”。

  这就是我想说的:图中没有资源可依赖的“大老板们”,最大有可能让更多草根且年轻的理工少男,看到科学与技术的希望!涌动逆天改命的决心!

  宫的出现并不意外,因为她是斯瑞新材的投资人(1500万元),但更不意外的是,在图中8家公司中,她还投资铂力特和炬光科技(7385万元)。

  2016年10月,西工大资管公司将铂力特6%的股权转让给了西高投,作价1.03亿元,西高投成为第5大股东,还在西高投任职的宫蒲玲投下了“最重一单”,这1个亿好像有点太多了,整体估值到了19亿元,面对1.6亿元的营收以及3200万元的净利润,几乎是60倍!

  最新多个方面数据显示,铂力特2021年营收已突破5亿元,虽然由于股权激励导致亏损,但最新市值已达到160亿元,高点则突破200亿元。甚至当其通过科创板审核且首批上市时,外界对“3D打印第一股”已充满了乐观情绪,导致我们亦刊文,因为他们赚到了快10倍!

  宫蒲玲所提供“不用还的钱”,在金融棒棒糖看来,是“理工男”真正的东风,这就涉及到“陕西最大的短板——科技成果转化”,理工男在最缺钱的时代,去找谁?

  最显著的变化是陕西财政力量“敢于向投资型政府转变”,在募资难的环境下,以政府引导基金的方式,为大量民营创投提供了宝贵支持。

  其焦点是西安市政府推动的,100亿级的创新基金公布的11家首批子基金中,除西高投、陕投集团(陕西成长性企业引导基金)之外,均是民营主体!在8家西安本土GP机构中,顶级规模的是宫蒲玲管理的唐兴资本,管理支数最多的是中科创星(2只)。

  在这种鼓励下,唐兴资本在2021年21日拿下了科技部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2.5亿元出资,实现了科技部科技成果转化基金进入陕西“零的突破”,在23家已投企业中西安达到14家。同样在获批之列的严建亚,作为三角防务(300775)和巨子生物(02367)的创始人,也成立了13亿元的创投基金,敦成投资还出资2.7亿元认购LP。

  最新多个方面数据显示:截止2021年末,仅“省外私募基金”就参与投资项目1535个,在投本金达到1088.34亿元!截至2022年6月底,陕西省登记的私募股权、创业互助基金管理人达到192家,在管基金541支,基金备案规模1152.47亿元!

  与此同步的是,2022年岁末,陕西2022年新增上市公司15家(含过会5家),分别是2家主板、5家科创板、7家创业板及1家北交所,首发累计募集资金总额达145.72亿元,直接融资额创下历史新高。

  在金融棒棒糖看来,“理工男+产业新势力”与“政府引导+民营创投”的双向合力已然确立,并正在深刻地改变陕西经济形态,这种历史的隐喻就完美的体现在“2022年度陕西金融界最佳照片”之中。

Copyright © 1998-2018 开云手机版官方登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