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(关键词2 · 行业动态

狮子山下看风云舞动……老照片背后的香港金融奋斗史

来源:开云手机版官方登录    发布时间:2024-02-29 06:34:34

  这是一张拍摄于1930年的老照片,画面里香港皇后大道中银行林立。它的背后,诉说了一部香港金融的奋斗史。

  1841年开埠时,香港岛只是一座山,基本上没有较大片的陆地,在滨海的地方,有一条连绵不断的小径,以方便居民的往来。英国人统治香港以后,在现时的中区至东区进行填海,这是香港最早的填海工程。1842年工程完成后,滨海小路改辟为皇后大道。皇后大道共分为三段:皇后大道东、皇后大道中和皇后大道西。皇后大道中又名为“大马路”。到了1846年,不少著名建筑物已矗立于大马路上,像是“香港会所”(现娱乐行)、邮政总局(现华人行)、颠地洋行(后来改为“香港大酒店”,现中建大厦)等。百多年来,皇后大道中都是香港的银行区,多间银行,比如第一间开业于1845年的“东藩汇理银行”,以及于稍后成立的有利、渣打、汇丰、中国等,都在此设立它们的总部。

  中环街市以西的一段大马路,亦为华人的金融区,华资银行、金铺林立。知名的大银行如恒生、永隆、广安及道亨(现“星展”)以及金饰名店的周大福等,皆发源于此,或在此扩展。作家程乃珊在《港岛西区》一文中写道:“过了西港城,便进入香港开埠初传统的华人商业区。旧香港风情更浓,沿街,特别在那些如蜘网般延伸开的横街如文咸东西街、永乐街等,都是些年深月久的老建筑,人行道上支起粗粗石柱的骑楼,挨个排列,柱上写着该处店铺的号名,百多年前,这里为南北行、金山庄最集中之处。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,是它们的全盛时期,掌握了当时香港社会资金的1/4,也是滋生香港本土首富的温床。20世纪20年代起,南北行等开始涉足地产、船运,向现代化银行业靠拢,成功转型为多元化现代的金融实业财团。为今天香港成为继纽约、伦敦后的世界第三国际金融中心打下了厚实基础。”只不过当年称雄一方的南北行、金山庄而今已十不存一,唯文咸街的百年老店“乾泰隆”还在,是硕果仅存的香港历史最悠久的华人银号,而“乾泰隆”的后人也早已不指望它为自家生钱,留着这间门面,只是为了告慰祖先,表示仍守着祖宗这份心血。

  “皇后大道西又皇后大道东,皇后大道东转皇后大道中,皇后大道东上为何无皇宫,皇后大道中人民如潮涌……”上世纪90年代初,罗大佑的一首《皇后大道东》成功引发港人讨论香港前途的热潮,全世界的华人也因为这首歌认识了皇后大道。

  工行上海分行资产负债管理部总经理刘峰,曾被外派到香港,他对香港的认识,也是从这首歌开始的。“当时对香港的了解是很模糊的,去到了以后发现和想象中大相径庭。很多地方并不现代化,反而充满了历史感和沧桑感。”据说,工行年年都会从内地选拔各方面的人员,外派加强当地工行的建设,同时,也还是为了国际化人才培养的部署。2007年,一个偶然的机会,刘峰看到了总行网讯上刊登的招聘启事,尝试着报了名。然后接到通知,面试,笔试,一气呵成,就此成行。外派周期一般是三年,为完成全部交接,刘峰延迟了返回时间,从2008年开始,他在香港总共工作了三年九个月。“中环花园道1号是中银,我们在花园道3号,和花旗银行比邻。我去的时候,ICBC还是一家中型银行,目标是向着大型银行进军。”

  彼时,香港已经回归十年,是一个所谓“西退东进”的时代。刘峰表示,“以前也没有出过国门,坐飞机到香港,落地的一刻突然安心了,香港机场比想象中小。初到香港,工作上并没什么难度,还是一样做信用卡业务。要说不一样,那边更讲究经营、利润导向,以及把控风险。”当然也学习到很多东西,主要是香港同业的敬业精神。他们做任何事都很认真,可谓将执行做到位,做到极致。比如,小到签名,他们会细心地粘帖一张标签来指示签名的位置。彼此联系也不打电话,都是通过邮件来进行确认。”对于刘峰而言,最难适应的还是生活上的,“香港的餐饮很贵。当时上海的物价不像现在这么高,普通的一餐十来块就能解决,但香港一碗普通的盖浇饭就要三四十港币。如果是在中环商务楼的底楼餐厅吃饭,那么至少要四五十港币。而且,在外面吃饭,普遍肉食太多,素菜少,要自己想办法补充维生素。那时真觉得像国内企业有自己的食堂是件很幸福的事情”。到了周末,刘峰还会和同事们相约去爬山。“香港的山多,爬山是项热门运动,政府建设提供了很多便利,比如修了行山径,在危险的地方作出围栏和示警标识,提供一些休息的座椅。我们一般早上九、十点从山下出发,爬四五个小时,到了十二点、一点再一起吃顿饭。不但有益于身心健康,休息日也变得很充实。”此外,香港金融界还有一个传统,那就是每年五、六月份,为庆祝端午节,香港的金融机构,如香港金管局、同业公会都会组织赛龙舟。“大家都是自发参加的。每个银行都会派出一支代表队,很多外资机构也热情参加其中,因此你会看到划船的很多都是外国人。我去的第一年也参加了,比赛很正规,先是小组赛,再打循环赛,有统一的着装、统一的口号,场面也很壮观。当时为了参加比赛,每个周末都要进行训练。我还记得有一位同事因为划得太卖力,甚至把眼镜给丢了,只好在那里‘刻舟求镜’。”

  说到香港印象,刘峰表示:“香港的夜景是很有名的。夜晚从尖沙咀看港岛,流光溢彩。我去香港的时候,很多灯箱都是英文的,中文LOGO寥寥无几,后来渐渐发现英文标识却慢慢的变少。这大约便是时代洪流的一个缩影。”刘峰还颇为感触道,如今香港的繁荣是上一代人努力的成果。“就像是我的香港上司,他大约五十多岁,家中条件一般,有六个兄弟姐妹。他靠着自己的努力,进入了香港中文大学。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就职于一家中资小银行,为提升自己,又到英国继续读书深造。他非常珍惜自己的工作,每天早上很早就来上班,工作到七、八点下班,从不懈怠。在他身上,我看到了一种他们所说的‘狮子山精神’。”狮子山,位于香港九龙塘及新界沙田的大围之间。1973年至1994年香港电视台播放了一部200多集的电视剧《狮子山下》。主题曲唱道:“同舟人誓相随,无畏更无惧,同处海角天边,携手踏平崎岖……”是港人在经济低迷时期的打气歌。从山峰到电视剧再到流行歌曲,狮子山成为艰苦打拼的香港精神的化身,鼓舞着几代香港人顽强不息。

Copyright © 1998-2018 开云手机版官方登录